请你别挥手,我一定不回头。

正文

很多时候,我都觉得对的时间比对的人重要。

可大部分的人都不这幺认为,我们常听人说寻找Mr or Ms Right,列出种种条件,但其实,在错的时机出现再对的人也没有用。

这个道理,是小潭教会我的。

用我的词彙来形容,她是个恋爱用户体验很高的人,喜欢一个人就会尽力对他好,随传随到,讯息秒回,用心营造气氛,仪式感一样不缺,有时间一定把男朋友排在前面,总而言之,和小潭谈恋爱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小潭有个男朋友叫做高承磊,我是数字白癡,对有理财概念的人特别尊敬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投资的缘故,他总给我一种冷静理智的感觉,就是大家都在那边又叫又笑,高承磊永远不投入,天下来他大概都只会挑一挑眉说,啊。

如此寡淡的气质当然和暖系的小潭不搭,但她就着迷于他那与世界隔着一层玻璃的距离感。于是我们总看见她前仆后继地黏着高承磊,下班要见面,放假想旅行,节日希望有点形式,写张卡片都可以。

十次有八次,高承磊都无法配合小潭,他也不是故意的,工作应酬还有家人朋友,大概是真的很忙,其实和我们身边的男性朋友印证一下,也就是一般成年人的生活状态。

小潭一开始不明白,两个人对感情重要性的排序不一样,因此常起冲突。她不停讨要而不得,儘管越战越勇,当然也会失望,高承磊往往叹气,说妳能不能长大一点。

他们吵架的时候我见过,如果那也能算是吵架的话。

只见她眼眶发红,死忍着眼泪对男友解释,说我就是这样的人嘛!和你要时间是因为喜欢你,我又没有讨礼物或让你接送,你多陪陪我就可以了。

这样的要求,渐渐越变越卑微,我甚至听过小潭对高承磊说,我说想你的时候,你能不能起码回一句「我也是」。

「你发颗糖,我就能开心好多天,我很好哄,真的。」

高承磊的表情非常歉疚,但也没说什幺,只是不停重複,妳别难过了。

没看过被害人比肇事者更着急的。

道理很简单,小潭把自己像一张地图摊开在喜欢的人面前,拉着高承磊的手导航,因为她心底很清楚,他没有意愿探路。

连忙解释的,永远是比较在乎的那方。

有次他们起争执,冷战了三天,对小潭来说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纪录。不过倒楣的是我,因为她一下班就泡在我家诉苦,我一边看新闻一边嗯嗯啊啊敷衍她,直到小潭突然给我看乾枯的髮尾,幽幽开口,妳看我的头髮都是分岔。

我大喜,心想天可怜见的,我一片丹心照汉青,终于可以聊和高承磊无关的话题,正要推荐好用的髮膜给她,谁知道她接着委屈地说:「就像我和他的未来一样。」

可能我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吧!我立刻改变心意,想拿一把电推剪,飕飕飕把她头髮剃光。

我的心不在焉,来自于对小潭的了解。她生高承磊的气永远撑不久的,他简单一句「在干嘛?」,立刻就能瓦解她所有防线。

于是我们总看见小潭在这段关係里生气勃勃地扑腾,高承磊懒洋洋应对,她付出十分,他回应一半,不过这五分也已经够小潭开心了。她对我说过,高承磊就是这样的,男人嘛!哪有把感情放生活第一位的,他们总有更重要的事,只要我不是被其他女人代替就行。

很多女人都觉得,一段关係里最大的敌人是另一个同性,但其实不是这样的,爱最大的弱点是时间;而且不是感情撑不过时间,是对的人出现在不对的时间。

小潭实际上算是很懂事的女朋友了,她从不以感情专家的金科玉律来要求高承磊,那些男朋友不怎样怎样就是不够喜欢妳的守则,不是她评量爱的标準。想深一层,与其说是懂事,小潭应该是心虚;她很清楚双方在天平两端的比重,所以没有底气讨要。高承磊能给的就是这幺多,再逼下去,他就会想逃。

于是她将自己的愿望简化至最基础的程度,就是待在高承磊身边,看着他做一些很琐碎的事,即便是对着电脑埋怨烦人的客户,她也是开心的。

可高承磊不是这样想。

有次大家去看电影La La Land,最后男女主角没能在一起,我们都觉得遗憾。小潭在结尾的时候哭了,高承磊带着不解,问这有什幺好哭的。

「他们那幺相爱又互相了解,最后分开了,你不觉得很可惜吗?」

大家在电影院门口闲聊等等去哪里,高承磊在角落抽菸,好一阵子才淡淡回答:「人生就是这样,不是每个人都能和最爱走到终点的。」

他说的很小声,除了我和小潭,大概没人听见。小潭愣了一下,急得顾不得擤鼻涕,鼻音浓重地问,你什幺意思啊?

高承磊笑了:「没什幺,说说而已。」

小潭有点不安,像赌气又像是发誓:「我不行,我绝对要和最爱在一起。」

高承磊摸摸她的头说嗯。

我继续和朋友们谈笑,但心里很替小潭凄凉,女生在这个时候想听的不是这个,不是很好啊,不是加油哦,是当然,我们一定会这样,不分开。

就算是甜言蜜语,也比没有来的好。

不过情侣有很多相处方式,比较谁爱谁多是没有意义的,更多时候根本不是多少的问题,是表达方式。小潭是燃烧型,高承磊冷静自持,大家不都说互补吗?这样一进一退,说不定也能走下去。

我是这样想的,直到意外认识高承磊的前女友。

那是一个工作场合,我拍完照,站在一旁看当季新品,漂亮的品牌公关过来和我聊天,我们互加了联繫方式。现在社交平台有点太周到了,立刻秀出两个人共同认识的朋友,她看见高承磊的照片出现在页面,好奇问我,你也认识他啊?

出来做事的人是这样的,在判定风向之前,模拟两可是最好的态度,毕竟谁也不知道发问者和那个人是什幺关係。我曾经被一位阿姨问是不是和某个女孩子很熟,当时我涉世未深,傻傻回答「对啊,她是我好姊妹」,结果那位太太很有风度微笑说,「好巧,她是我丈夫的女朋友。」

之后我就学乖了,于是我点点头,说只见过高承磊几次,他是我朋友的男友,我们不太熟。

她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,偏着头想了想,笑着说:「那很好啊!他这个人,挺特别的。」

我想起爱得很累的小潭,心想这样形容高承磊也没错,于是我点点头,自以为和对方心照不宣。

「高承磊是个好人,就是太黏了,」漂亮的PR喝了一口香槟:「你知道我们这行,办起活动来没日没夜的,他老和我吵,说我陪他的时间不够。」

「那时候刚入行,事业第一,我实在没办法给他想要的,有次他开车接我下班,怕我饿,天寒地冻的,他带着消夜在公司楼下等了快三小时,」她低头苦笑:「现在回想真不应该,后来事业有了,却再也没遇到对我那幺尽心尽力的人。」

我瞠目结舌,完全无法把她口中形容的人,和现在的高承磊连在一起。

「妳朋友蛮幸运的,好好珍惜他,」或许是感觉说得太多,她很快走开了。我在震惊中转身,看见今晚陪我出席,在背后把刚刚的话全部听进去的小潭。

她呆在原地,没掉眼泪,却也不动,一直要我拉着她走到街上,小潭才懂得哭。

大家都说现在没有人除却巫山不是云了,不可替代是太过时的事,可讽刺的是,当有人亲身证明真的能爱得那幺深刻的时候,你却没立场感动,只有撕心裂肺的痛。

原来他不是不会爱人,原来他不是觉得感情不重要。他也掏心掏肺过的,只是现在空了。小潭爱上了一片沙漠,再怎幺灌溉也于事无补,成吨的水浇下去都瞬间消失在砂砾中,一点企图萌芽的绿意都没有。

和一个已经向现实低头,接受最后并非最爱乃是常态的人,还有什幺能计较。

后来小潭就和高承磊分手了,过程意外地很平静,像是一件早知道结局的事,只是不知道为什幺拖到现在才发生。

我问她恨吗?她想了想才回答我。

「你们都不知道,其实我不是像大家看见的那幺贴心懂事,我也闹过的,也哭着问过高承磊,骂他没有良心,为什幺不能对我再好一点。」

我点点头,觉得小潭这样也没错。

「他一直道歉,说会再试试看,他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,我看着他的眼睛,知道他是诚心不想我总是那幺委屈,那一刻的他,真的是很温柔的。」

「可是他没办法,人是会烧完的,他在别人那里挥发掉,一点也不剩了,」小潭低头搅拌眼前的咖啡:「我一直以为高承磊天性就是如此,直到听见他前女友口中形容的人,才知道自己现在触碰到的暖只是余烬,不及他以前眼里的一点光。」

「所以妳问我恨不恨,我恨的,」她抬起头看着我:「我恨自己为什幺要逼他,明知道他再努力也不过是那样。」

「我固然觉得被亏待,但遇上路边不断和他伸手的乞丐,他翻遍全身上下,口袋空空如也,一定也不好过的。」

我发现自己错了,我以为小潭只是个缺乏注意力爱撒娇的小女生,其实她比我想像的更爱他。

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开始相信对的时间比对的人重要;人是会变的,而时间不会,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,但感情没办法。爱上谁,爱得多抑或少,什幺时候爱,什幺时候离开,其实都由不得我们。

据说小潭和高承磊分手的时候,捨不得的反而是男方。不知道是愧疚还是想补偿,他一直问她能不能保持联繫,继续做朋友,可小潭展现了前所未见的坚决,毅然决然把曾经相爱过的痕迹通通删除。

所谓分手,就是两个人从万头钻动中找到对方,并肩走过一段路,现在我将你送回茫茫人海,目睹彼此在红尘中隐去,从今之后,不相为谋。

请你别挥手,我一定不回头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