获金门文化奖 陈素民感恩时代机运

正文
获金门文化奖  陈素民感恩时代机运

「未经一番寒彻骨,那得梅花扑鼻香」,是第 4 届金门文化奖得主陈素民的生命写照。 80 岁的她走过战乱,却活得精彩亮丽。她说「感谢金门,感谢这个时代带给我的机运」。

陈素民从小在山外长大,兄弟姐妹 6 人,她排行老二。妈妈看到她的资质,在她小五时难产过世前留下遗言:「一定要让老二读书」 。她也没让母亲失望,考上金门高中初中部状元。

重男轻女的父亲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,幸好姊姊答应扛下所有家事,否则父亲不会让陈素民读书。姊姊为阿兵哥洗衣缝被袜,供她缴学费。但她初二时姊姊出嫁后,所有家事就落在她身上。就因她每天放学后要作饭养猪还要洗衣服,第二天上学打瞌睡,成绩大幅落后。

八二三砲战爆发,一心向学的陈素民心想只有到台湾才有读书的机会,她苦苦哀求父亲,第三次才放行。她向爸爸磕头,再给妈妈上香后,边跑边哭,终于赶上登陆艇,前往台湾。

金门民众黯然离开家乡,陈素民却因不必再做家事而暗自高兴。辗转到了台北,因初中毕业未能保持前 3 名无法保送师範学校;她先读商校保住学籍,再转学台北女子师範学校。

陈素民说,当时女师普通科没有缺额,她只好选择幼师科。没想到却造就了她未来的机缘。

1961 年女师毕业后,她回金门任教国小。隔年,总统蒋中正夫人宋美龄到金门劳军,得知金门没有幼稚园,当下指示兴办。当年全金门只有陈素民具幼教背景,就被赶鸭子上架, 1963 年草创金门第一所公立幼儿园—金城幼稚园。

学生时代就喜欢画画的陈素民,在幼稚园接触到不少儿童绘本,如鱼得水,越画愈有兴趣,并许下心愿,如果再有机会到台湾读书,一定要读美术系。

蒋夫人肯定幼稚园办学绩效,提供她深造机会。她喜出望外,如愿进入台湾省立师範大学美术系。毕业立刻返乡,在金城国中教了一年,再回金城幼稚园,为今日的金城幼儿园奠下基础。

后来,陈素民为照顾在台北攻读大学的夫婿李长龄,请调台北大理女中,再转任中山女高,1993 年退休。作育英才 28 载。

不祇年少饱经战乱,求学过程艰辛;陈素民的婚姻也有些坎坷。随国军到金门的夫婿李长龄,奋发向上考上公职,也鼓励陈素民进修。陈素民在台北读美术系时,李长龄留在金门照顾长女。

陈素民完成大学学业后,隔年轮到李长龄到台北读书。由于长期白天工作、晚上进修,体力透支,李长龄 62 年病逝。陈素民挺过丧夫之痛,蒙上天眷爱,转眼之间,和第二任夫婿也牵手走过 40 年。

为陪伴女儿,陈素民提前退休,同时静下心重拾画笔。为了落款,她临摹各家字体,写就自己风格,正草隶篆行都各苍劲有力,展现书画合一境界。金门人的刚毅在她身上一览无遗,也在宣纸上尽情展陈。

「未经一番寒澈骨,那得梅花扑鼻香」这幅大字挂在她的书房,她说:「这是我的人生写照」。前半生颠沛,下半场安定,人生至此,陈素民充满感恩。思及儿时父亲严厉封建,她说,「如果没有爸爸,我怎幺长大?我没有恨,只有报恩」。

获得金门文化奖,她归功这个时代给她的机运,感谢父母把她生在金门。退休以来,她寄情书画,到处旅游创作并展览,「要画到写到我不能动的时候为止」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